想吃的的cp没糖,想跳的坑没粮,就…就很bad
杂食动物,主食坤锐,不包含蔡徐坤的其他cp都可以吃,坤坤只想吃他和锐哥
rps不打扰本人,求同存异,和平共处。

日常许愿太太剪辑易燃易爆炸。

我疯狂许愿周锐唱陈粒的光

我对坤锐动心的原因果然还是因为锐表现的很主动,我哭了

悄咪咪许愿锐哥有朝一日可以cos文野的中原先生(瘫)

菜粥 is rio!!!!我快乐!我就知道!会起死回生

点梗

占tag抱歉

我今天就要吹爆菜粥,纪念这个美妙的画面,也快到一百了

来点个梗(如果有人的话……)

可以选下面的,也可以带自己的


1.信息素

坤哥a装o

锐哥b的故事


2.绿洲

头号玩家paro

锐哥流浪歌手,坤坤两个世界巨星


3.对面

现实向大厂阶段坤视角小淡饼(???)


4同寝室落水你先救谁

现实向,两人成名之后再相逢(可能有肉可能没有)


5.无题

没想好名字的古董局中局魔改paro

骚话连篇青铜世家纨绔二世祖贾x兢兢业业不撞南墙不回头古董店小老板锐(可能会有肉可能没有)

或者

学会预定掌门人谁都看不...

今天,8.02,菜粥tag没有更新……


琴师(4)

苏苏苏,给自己爽的文,大家都喜欢锐哥,不要上升。

不太明显的all锐和本章非常明显的沐→锐,注意避雷

(这章卡了很久,老韩出现的片段真的太难写,最后还是按照最初的想法写了,再次,注意避雷)


(1)(2)(3)


7

从那年的开春起,我便听从家中安排跟随夫子苦读典籍,也不似从前无法无天,母亲感叹浪子回头,吩咐仆从多做些汤汤水水为我进补,免得累坏了身子。

我装作不经意随口抱怨给正昊,盼着先生听到也能夸奖一二,又或是心疼一番劝我顾及身体。

无论是哪样,都足以让我欣喜万分,

但先生什么都没有说,他仅仅只是双手交叠的坐着,一双眼睛半阖半开看向下方,一言不发。

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抛...

锐哥说啥我都有脑洞,真的没救

一点也不快乐……只要现实向的长篇完结可以治愈我(喂)

【菜粥】今天的你也是原创歌手

因为网友梗的采访放弃了考证,一切都是私设,开开心心就好…………不要上升,锅都是我的

日常矫情

(1)(2)(3)


3

等级评定之后还有采访,蔡徐坤连带着a评定的几位都排的稍微靠后一些,周锐则直接在另外选管的负责区。等待时两个人的距离不算近,中间还歪七扭八的靠着一些练习生,硬要跨过去也不太现实,于是他只远远望了眼,也没从柔软细密的发丝中练出透视来。

到底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评级只在d的人产生兴趣,蔡徐坤自己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

厉害的人有很多,拥有天赋的人很多,也有人看得出来付出了不知多少日夜的努力,加上足够的自信,男团里的人,很多都是被硬生生往全能的方向推,在这样的强光之下...

琴师(3)

满足自我欲望的苏文,大家都喜欢锐哥,不要上升

基本看不出来的all锐

(1)(2)


5

我羞于直接询问先生技法之事,也担忧他知晓后会把原因归咎于自身,便时常借着母亲之名请正昊来家中小叙,起初他不愿来,就算被先生劝来,也总是静静坐着,不同人说什么,直到有次我拿出先生曲谱,才诱他开了口。

正昊原本就同先生一般的性子,总归无法拒绝人什么,以往邻里看他年少便多加照顾,倒忽略了他与生俱来的天分。

我拜入门下第二年时,正昊已经同先生相差毫厘,母亲曾赞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却一反往常隐隐有些生气,脸上的笑意都褪去不少。

我大约能猜出那份心思,也不好直接开口请教什么,只能打着探讨的旗...

【菜粥】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也可能是秀恩爱(段子)

被b站气到崩溃后的产物,没啥逻辑的流水账,崩的一塌糊涂……

就想写写想象中他们的交往后相处模式,甜一甜,也没成功。

主要脑洞来自青椒(菜椒)和芹菜都是很容易被讨厌的蔬菜。

私设kk不吃青椒(菜椒)锐哥不吃芹菜

最后彩蛋来自一个电影,为了不剧透不说名字


1

周锐生气了。

巧的是,蔡徐坤也生气了。

这情况不太多见,按朱星杰的经验来讲,哪怕在最委屈的时候,哪怕周锐一个人摸爬滚打被人误解,都没见过他真的生气。

这人对身边人从来都是一副软软的样子,像是谁都能都能对他搓圆捏扁,在朋友圈中永远属于食物链最底端,偏生内里带着一股轴劲儿,带着梦想跌跌撞撞好些年。

而蔡徐坤同样是天...

占tag 抱歉,问到会删的,有太太知道锐哥说坤坤也是弟弟,能照顾也会照顾一点,说坤坤从不让人失望是哪个采访吗……

找了半天没找到真的快以为是自己做了个美梦了……


我就是天边最闪亮的烟花!旁友们看这是什么!!!这相遇未免有点太浪漫和奇妙了

逢生(2)

仍旧是脑子不清醒的产物,ooc严重

地理不好强行看地图,应该会有出错的地方……

微量星锐,坤坤大概下一次会出现

我流末世,慎入

第一章在这儿

————————————————————————————

整整一天的时间,周锐没有出门,没有向外张望,他几乎要以为这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活人。

外面时常有令人胆颤的声音出现。电力还在供应,水时断时续。他把家里可用的容器搜集起来,放在一切可以出水的地方,勉强接了不少。

网络和通信多半时间顺畅,那之后他试着去联络了其他人,但无论是周彦辰,还是其他几个熟识的人,都没有音信。

周锐强迫自己不要往坏的地方想,或许他们只是在混乱中丢了手机,又或许是设...

真的……十分……关心……在乎……坤坤……每次……都在……碎碎念……什么

到处扒糖,每次都能在锐哥晋级啊上台啊之类的地方看到坤坤不知道嘴里嘟囔什么,请把话筒给他!快把话筒给他!这位可爱的男孩子到底在那些个时刻到底说了什么!

逢生

百w粉激情发疯,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个什么鬼,很大可能没后续

ooc严重,我流末日au

锐哥身世私设,微量星锐,如果往后写是主菜粥。

tag归类用,不妥删(先一个滑跪)

慎入

—————————————————————

七月的天气湿热,开着窗户也闷的人难受,周锐迷迷糊糊睡到下午,早上拧的电扇早就停止工作,他伸出手去摸旋钮,想着这次实习工资到手大概就能过上个有空调的夏天。

床头柜上手机一闪一闪,微信消息挤满整个屏幕,周锐通宵综合征发作眼前一片模糊,摸了半天才在铃声挂断前一秒接起来

“喂你好。”

“周锐,你现在在哪里?”

话筒那头的声音很熟悉,又带着点慌。

“你是?”

电话对面...

琴师(2)

(1)


3

母亲从未说过,所以我当时也不曾想过先生的名会是这样带着锋芒的字。

初识先生的人,总会以为他的名字带着些诗情画意在里头,不管是清是辰,总归得是与气质沾边那些。那些人不敢直接说与先生,只会私下偷偷与我聊上几句。

一次我顺口讲给先生,他笑的开心,说家中确实有人叫了这个,又停了一会儿才开口问我:“怎么会觉得我适合这些字?”

我面上一红,觉得此事不该隐瞒,却又羞于直接交代自己的心思,过了许久才答:“先生淡然,他们……觉得您像词话中才会出现的人。”

这话不作假,只是恰好掩住我自己。

“有时看您,会觉得有些缥缈不定,感觉您仿佛不属于……这个地方”

“我就在这儿,在这人间。”先...

深夜给自己喂口老糖,以前看的时候没注意,重新翻出来才发现坤坤这个微妙的表情,谁都不能阻止一个带上cp滤镜的人(笑容逐渐……)


  1. 锐哥刚上场时候,感觉有点懵,按说彩排应该已经见过一次了

  2. 锐哥自我介绍,这个表情真的很微妙了,说不上来是怎么样一种复杂

  3. 锐哥最后那一笑,坤坤这个笑容也是十分微妙了,真的有点emmm

  4. 同上,不知道在和旁边的人说什么,根据方向判断应该是皮皮墨


突然想看太太做all锐+沐已成周的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脑补了下感觉很有意思,蜜汁适合

(占tag抱歉,如果带来麻烦的话会删掉的……)

下午看剪辑突然从人缝中看到坤坤在锐哥100进60的表情

太甜了,甜齁着了

顺便抠了一些其他糖,存个档方便以后吃

  1.  第5期变速舞蹈,曾经看到就觉得超甜了,锐哥还往后缩了缩,可爱爆炸

  2. 第5期宣布锐哥排名的时候,坤坤这个笑容真的是甜die,特别是最后嘴角上勾那一下,闻到了恋爱的味道

  3. 第6期开头,准确来说不算糖吧,但感觉坤坤真的说话的时候很多时间视线都会不自觉归到锐哥身上(也可能是我cp滤镜带的太好

  4. 跟上面一个场景,锐哥在说自己灵感来源,被问到看不懂为什么还要看呢的时候,视频里好像只有坤坤在笑,后来笑完这个眼神真的……恋爱了,后来锐哥说话的时候,坤坤也一直在小幅度点头...

想到今天之后这个cp就不存在了,想到他们可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心里难受的不行,多想上天给个奇迹……

【坤锐/菜粥】今天的你也是天生偶像

ooc和卡壳都是我的锅(跪下

之前花絮找不到了,如果有什么记错的地方回头找到了再改

(1)(2)


3

前后左右,年轻的孩子们拖着自己的家当,眼睛闪着光,满满都是掩不住的期待。一百个人的行李箱在地面上滚过,轰轰隆隆的声音让周锐想到火车,那种怀旧电影里的绿皮车。

脑海里又浮现出第一次来北京的光景,揣着自己的作品站了一路,下车时却没什么疲惫感。

去年解约后他总是时不时回想起来,颇有点歌里回忆仓促过往的感觉。

其实如今倒没什么差别,依旧是背着吉他提着箱子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依旧是还有好大一段才够得着青春的尾巴。

挺好的,他想,从零开始是个好事。

前面正走着的朱星杰刚巧回头,见他...

胡言乱语

自从掉进坤锐坑脑洞就一个接一个的……简直是回到初中时期……真的有毒,太有毒了这个坑

超想看美救英雄这种梗

并肩走过磨难这种也很棒,锐哥感觉心态方面真的很好,对人情世故也比较清醒,这么多年摸爬滚打还有那么一股子韧劲儿在里面,坤坤吧感觉是走过低谷也知道大概顶峰的样子(虽然严分类上不是),看采访感觉也是非常玲珑(巨大的褒义)。感觉两个人都是遭遇了不公却还是选择温柔面对未来的人,很棒了,想想都觉得要暴风哭泣

真的很想看两个人的现实向文…友情也很好…感觉真的可以磕到魔幻

虽然知道不可能,希望渺茫,但真的希望还会有联系……

没联系就真的可以剪不再联系了……每艘沉船都要有这首歌……

本来还说绝对...

琴师 (1)

春琴抄paro,魔改了下,设定就剩盲人琴师了……

……可能是all 锐……本质吹锐,就是想吹下锐哥(粉丝滤镜无所畏惧)


1

我拜入先生门下,是十四岁那年秋天的事。

先生姓周,年岁比我大不了太多,从通事起便跟随在师公左右学习丝竹之道。我成为弟子时,已经是先生自立门户的第三个年头。

那时京城的贵人们喜爱听曲儿,文人墨客懂得鉴赏的更是大有人在。底下的人虽然不通乐理,却会凑热闹,但凡有些余钱的,都会请师父来家中教授。 

我的母亲曾出身望族,虽然后来世事无常没落了,却依旧看不上父亲这样的行商,更怕后辈沾染了铜臭之气,处处以时下文人的习性规范,我便是在这样的机缘下跟随先生修习...

【坤锐】段子

感觉自己有毒……大半夜不睡觉不复习在这儿搞事

虽然悲伤但还是不想这么悲伤,给自己发点糖吃吃……希望今天节目播出是开始……

神经病小段子,友情出镜卜凡磊子,这几个在一起是真的好玩,群口相声天团,痛快的玩了一次梗(喂)


“好男儿流血不流泪。”

周锐拍着像只八爪鱼一样揽住自己的人,鬼使神差的冒出来一句。

“没哭。”

确实没哭,这是廊坊下的雪沾湿了他的衣襟。

“你以后真不能跟卜凡玩了,我怕哪天再一见你你张口就是一句让我们策马奔腾活的潇潇洒洒。”

周锐失笑,原本的遗憾都被冲淡不少。

“你对着一个说自己都要爱上你的人什么态度,也太冷漠了,小心他脱坑。”

对面的人支起身体,那眼神...

1 2
© 暗搓搓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